金乡新蒜价格开始下挫 淄博蒜商赔钱卖蒜-大蒜网
大蒜助理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商务助理 > 农业新闻

金乡新蒜价格开始下挫 淄博蒜商赔钱卖蒜

文章发布:中国大蒜网(www.dasuan.cn)              发布时间:2010-06-07

    国家强力推出的打压政策成效显现。一周之内,大蒜价格从蹿升迅速转为降价。
    在淄博,几天前还为争抢一车蒜大打出手的蒜商们,转瞬间便赔上几千块钱。而在“大蒜之乡”金乡,政策大棒对蒜价的打压,使众多中间商哀鸿遍野。
    在此关口,金乡当地政府6月5日表态,将全力支持大蒜收储。一边是国家的强硬态度,一边是当地政府的政策利好,敏感的大蒜市场,依然如同迷雾般,使人看不透走势。
本地蒜商赔钱出蒜
    6月6日上午,30℃的高温使正在往买家的车里装蒜的黄万年(化名)汗流浃背。这个在鲁中蔬菜批发市场卖了几年大蒜的蒜商胡乱抹了几把汗说,“免费当了一上午装卸工不说,还赔上了1000多块钱。”
    黄此次一次性卖给了经销“蒜米”的客户80包共计4300斤大蒜。据黄万年介绍,这80包大蒜的卖出价是2.5元/斤,而他4天前的购入价则为2.7元/斤,加上损耗后,“买来卖去,亏损了1000块钱”。
    除去金钱的损失,这几千斤3、4天前“抢来”的大蒜还带给他莫大的“心理创伤”,“卖得这么干脆,要知道前几天拿下这批货多不容易。”
    “我那天花了1.7万抢下了100多包。”黄万年告诉本报,那几日鲜蒜价格“有时一天涨1毛、有时一天涨3毛,谁不想趁机赚上一把?”
    但黄之前断然没有想到,他最终以赔1000多元的代价将抢来的80包大蒜清仓,“害怕压在手里赔得更多。”据传,与黄万年一邻之隔的一大户,“以2.8元/斤的价格购入一车蒜,最终还没卖到2.6元/斤”,保守估计,“他至少赔进去5000元。”
金乡大蒜价格跳水
    作为终端销售市场的淄博蒜价接连下挫,主要是主产区的大蒜价格小幅“跳水”所致。金乡县农业局一不愿透露
政策调控打压蒜价
姓名的官员告诉本报,据农业局最新调研数据显示,金乡大蒜价格已连续多日下行。
    该官员称,“5月底鲜蒜上市伊始,价格为1.4—1.5元/斤。经过连续多天上涨后,上周最高时达到了2.6元/斤。”本报5月底在金乡采访时了解到,5月27日新蒜价格为1.7元/斤,28日涨至2.1元/斤,而29日更是跳至2.3元/斤,上涨速度令人惊讶。
    但最近几天以来,之前猛涨的新蒜价格开始掉头下行。据上述农业局官员介绍,目前一般规格的鲜蒜,价格已回落至2.4元/斤左右。蒜商王战全亦对本报证实称,上周最高曾达到每斤3.5元的今年产干蒜,当下已不足3.2元/斤,而七八成熟的新蒜价格也下降明显。王长期活跃于蒜地与金乡最主要的大蒜交易市场—南店子市场之间,熟稔金乡大蒜行情,“这几日的价格难以令人满意。”
    同时,新蒜价格的下行也在拉低着2009年冷藏大蒜的价格。来自国际大蒜网的数据显示,6月5日,直径为6.0cm的冷藏白蒜价格为4.4元/斤。而本报5月初在金乡采访时曾了解到,当时冷藏大蒜的现货价格曾冲击到6.1元/斤。“此次大蒜价格走低,是政策力量在发生作用。”一名韩姓蒜商告诉本报。此前,一路疯涨的大蒜价格引起了决策层的关注。继发改委宣布要对农产品价格炒作严厉打击后,5月2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称,将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农产品价格等违法行为。
    4日,据国内一著名财经媒体报道,“高价收购囤积大蒜,并通过电子盘牟利的超级大户朱熹刚被公安局带走。”而一网友亦在某论坛上发帖称,“金乡公安局已经抓获20多个恶意炒作和囤积的人。”
    然而,上述农业局官员向本报澄清,“有些人是被调查组请去了解大蒜情况,多数传言不足为信。”
    尽管如此,各种或真或假的“重磅消息”在加剧着中间商的恐慌和观望情绪。一蒜商称,去年收储大蒜时出尽风头的大户们纷纷“销声匿迹”,迟迟看不到他们出手。
观望情绪蔓延后市可能再跌
实习记者 尹聪
    “政策调控不能以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为前提。”金乡一名农业局官员称,他曾在两三天前代表该县农业部门向发改委调查组做了关于大蒜的情况汇报。而在该汇报中,该官员向发改委调查组陈述了“农民今年种植一亩大蒜的成本与收益情况”。
    该官员多次向本报强调,“以现在的大蒜价格来看,农民的卖蒜收入还谈不上乐观”。他称,按蒜价2.7元/斤、每亩地需蒜种300斤计算,今年这茬新蒜每亩地的蒜种成本就达到810元。此外,还有每亩地几百元的灌溉和生产资料费用,再加之每亩地800元的人工费,“每亩大蒜的成本至少在2500元左右。”
    加之金乡大蒜严重减产近1/4,该官员在向发改委、人民银行的汇报中极力要求“调控时应保护生产领域中蒜农的利益。”当地金融系统一官员猜测,人民银行此次抵达金乡的目的,“可能是彻查是否有天量炒作资金进入金乡。”
    “炒作与正常投资如何界定?”一蒜商称,鉴于目前混乱而复杂的状况,他决定再观望几天。而如果观望与恐慌情绪在中间商中持续蔓延,蒜价不排除大幅下行的可能。